换肤

专门网

“真实赛龙”追踪报道之:同洲电子1.5亿注资款谜团

2017-11-11 10:51:51 | 来源:新浪科技、每经新闻 | 作者:
“赛龙之死“报道引起不小的波澜,这类报道能正常发表出来本身就不容易了,民营企业、政府等一些关键词,背后的故事绝对不简单......“赛龙之死”不管真相如何,都值得深度思考,正如其言:民营企业家的境遇不仅关系到经济建设,而且是法治建设的一个风向标。

 “赛龙之死”的报道引发舆论强烈反响,业内一片哗然。

文章讲述了一家曾冉冉升起的明星科技企业——赛龙以及“掌舵人”代小权的不幸遭遇。

然而,新浪科技查询了一些民事裁定书,发现早在当地收紧贷款前,赛龙的资金链或已断裂。其曾在“辉煌期”作为被告拖欠了某家公司760万元。不仅如此,多年来,共青城赛龙涉及自身的风险信息高达123条,未履行合同被法院强执占比62%,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起诉占比13%,多家企业曾以“拖欠贷款”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近年来,共青城赛龙因合同纠纷被诉16起

近年来,共青城赛龙因合同纠纷被诉16起

两种声音

报道称,因共青城政府抽贷,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共青城赛龙)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代小权则因逃税339万被逮捕。而这家企业,曾是共青城市纳税第一大户,创汇第一大户。代小权因出色的商业贡献,甚至获选当年九江市政协常委。

这样一家明星企业,却在2013年10月遭遇变迁。当地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缘由突然收紧贷款,随即还遭遇了整改,导致赛龙公司陷入瘫痪。

然而,代小权并未放弃,在当地政府官员“威逼利诱”下,仍五次尝试重组。

报道对五次重组的过程进行了详细描述,当每次重组刚有眉目之时,均因两位“元凶”的干涉导致失败。其中一人是前九江市委常委、共青城市委书记黄斌,另一人是前共青城副市长詹政。

遗憾的是,这篇文章多为代小权自述,尚无当地政府“声音”。

一时间,文章被疯狂转发,很多人对代小权的境遇表示同情。很快,网上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人称与赛龙有业务往来,当年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为企业提供优厚条件,众多企业跑去圈地贷款,当政策收紧时,很多企业资金链断裂甚至倒闭,“赛龙的遭遇就是如此”。

悦虎电路与共青城赛龙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悦虎电路与共青城赛龙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多份裁决

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系统,查阅了共青城赛龙以及法定代表人代小权,发现赛龙自2010年8月注册以来,在2013年前后就出现了债务问题,资金链或已断裂。

据统计,共青城赛龙具有246条风险信息,其中涉及自身的有123条。

在2016年3月28日的一起诉讼中,原告方为至卓飞高线路板(曲江)有限公司,被告方为共青城赛龙,民事判决书中写明:原告按约交货,被告迟迟未付货款,原告催讨未果,故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定,原告所提供证据有效,要求被告支付货款175万元。

而在2014年9月22日的诉讼中,被告共青城赛龙同样因拖欠贷款,被法院判处偿还原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3年底的一场诉讼中,原告为悦虎电路(苏州)有限公司,被告为共青城赛龙。原告指出,2011年11月30日,双方签订《主要品质协议》,约定了被告向原告定作产品的具体品质、技术要求,而后被告陆续向原告发出订单,截止2013年6月30日,被告结欠原告定作款760万元。

这一时间点在《深圳赛龙突死之谜》报道中也有提及,“景象”却截然相反。报道称,从2010年10月开工运营到2013年6月,共青城赛龙生产并出口的各类型智能手机创汇3.3亿美元,实际完税近6000万元人民币。

创汇3亿多美元的企业,为何还会拖欠760万元,尚不明晰。

此外,代小权在不同公司担任法人、高管期间,共有128条风险信息,其中123条信息来自共青城赛龙,占总风险信息数量的96%。

其中,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高达77起,执行法院遍及共青城市、九江市、吉安市、深圳市等。共青城赛龙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多达16起,其中多起涉及到共青城赛龙拖欠贷款。

附:报道中五次重组失败原因

第一次重组自救失败:台湾信亿

为解决公司资金和债务问题,代小权找到了台湾信亿洽谈债务重组事宜,信亿开始投入人财物介入赛龙经营管理。在这个过程中,副市长詹政与信亿公司董事长刘至圣就赛龙公司管理权问题发生激烈冲突。

第二次重组计划失败:互联网公司合资

为盘活奄奄一息的共青城赛龙,曾短暂暂获自由的代小权继续寻找重组方。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也曾进入视线。

第三次重组计划失败:内蒙古发展

在詹政和资本家周铭磊运作下,内蒙发展(000611)对赛龙的并购提上日程。

第四次重组计划失败:同洲电子1.5亿投资款不知去向

这次重组结果诡异惨败,直接导致1.5亿元来自上市公司同洲电子的投资款不知去向。

第五次重组计划失败:四川发展

重组方案又是与有案底在身,被同洲电子董事长袁明追债1.5亿元的周铭磊合作。鉴于之前的教训,代小权断然拒绝。

注:关于“赛龙之死”

赛龙之死”引发舆论的强烈反响,是因为在大家的眼中,民营企业家的境遇不仅关系到经济建设,而且是法治建设的一个风向标。

▲赛龙公司地址。图片来自钛媒体

▲赛龙公司地址。图片来自钛媒体

文 | 西坡

由于钛媒体的一篇报道《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然死亡之谜》,“赛龙”这个名字为公众熟知。

据报道,赛龙是一家手机研发公司,是国内最早掌握手机核心技术的企业,但它在普通人那里知名度不高。因为它不直接面向消费者,而是为摩托罗拉、华为、小米等品牌提供服务。

赛龙公司原本在深圳,2010年9月经招商引资进入江西省共青城市。后来赛龙死于这个县级市,其创始人代小权也身陷囹圄,谜题是:赛龙到底是怎么死的?

▲2015年1月7日,代小权与共青城市长卢宝云短信对话截图。图片来自钛媒体

▲2015年1月7日,代小权与共青城市长卢宝云短信对话截图。图片来自钛媒体

按照钛媒体的报道,赛龙之死有很多蹊跷,当地政府起了很坏的作用。报道将“元凶”直接指向两个人,一是前九江市委常委、共青城市委书记黄斌,二是前共青城副市长詹政。

报道称,詹政上任后找到代小权,以赛龙曾向政府举债为理由,停供赛龙在当地的银行贷款。断贷直接导致赛龙系公司整体几乎陷入瘫痪。

接着,来自当地政府的人员绕开实际控制人代小权召开了公司整改会议。

其后,代小权被拘禁,詹政向其索要股权。报道援引代小权的话说,詹政威胁将其“永远关进监狱”。最后代小权以逃税罪名被起诉,而钛媒体援引多方观点认为,逃税罪名也有很大问题。

▲赛龙公司整改会议纪要。图片来自钛媒体

▲赛龙公司整改会议纪要。图片来自钛媒体

可以说,《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然死亡之谜》这篇报道对当地政府和相关个人提出了相当严厉的指控。按常识来讲,撰写报道的记者和刊发报道的机构对此应该有充分认知。

这篇目前仍主要是单方信源,采信的是赛龙、代小权一方提供的证据和言辞。其真实性也待考证。如果报道大体属实,哪怕有个别情节存在偏差,那也意味着赛龙之死是畸变的政商生态结出的苦果。

吴晓波的《大败局》一书中呈现了,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产权不清晰,一些企业陷入与地方政府的纠纷中,最终导致企业折戟、企业家落难的悲剧。今年大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更是生动地表现了大风厂是如何被丁义珍、赵瑞龙、高小琴等人官商勾结玩死的。

如今,代小权的境遇引起巨大舆情涟漪,究其原因就在于,人们不敢想象,在市场经济、法治社会深入人心的今天,还会有赤裸裸抢夺民营企业的事情发生。这桩疑案发生在科技行业就更加容易激起人们的关注,因为科技行业一向是与权力走得比较远,自身也比较清净的。

▲来自2013年深圳海关缴纳的关税票显示,2013年共青城赛龙公司完税共计763万余元,税款上交中央金库。图片来自钛媒体  

▲来自2013年深圳海关缴纳的关税票显示,2013年共青城赛龙公司完税共计763万余元,税款上交中央金库。图片来自钛媒体

十九大报告就已强调,“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

人们也恰恰是因为相信十九大会议精神,所以,才会关注这样一件个案,从这样的个案中去观察十九大会议精神能否在一些基层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

就目前看,这篇报道的价值在于将迷雾重重的“赛龙之死”曝光在公众视野中。真相有待权威部门的介入和调查。

此案是如报道所言,还是非报道所言,当地主政部门和司法机构的下一步回应和作为,其实都应该本着“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原则,而让大家看到事情的真相。

在真相清晰之前,我们不主张将矛头对准具体的人。虽然共青城市委原书记黄斌因违反廉洁纪律等事项已被“双开”,但报道中提到的有些人在法律上现在还是清白之身。舆论有关注的权利,定罪是法律的事。

要强调的是,“赛龙之死”之所以引发舆论的强烈反响,是因为在大家的眼中,民营企业家的境遇不仅关系到经济建设,而且是法治建设的一个风向标。

有关方面还需尽快还原赛龙之死的真相,回应舆论对法治、财产权和公民人身安全的关切。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我要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微博评论

最新评论

会员登录 ×